•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太上剑典

第六五二章 战意未减    文 / 言不二 更新时间: 2018-06-08 18: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欧楚阳见状,手中黑焰刀猛的一紧。他现在最怕的就是书生恢复如初,如果那样的话,欧楚**本没有余力去再与之对抗。所以,他只能用那冷厉的气势牢牢锁定着书生。

    书生自地底腾身而出,满头乌黑的长风被沙粒搅的凌乱不堪,丝毫没有之前那一介书生的儒雅气度,由于过度激奋,书生额头青筋暴现,几欲挣裂皮肤般,那道道血丝都能清楚的看见。

    颤抖着,书生双目凝视着欧楚阳,恶狠狠的道:“欧楚阳,你很好,今天的事,我就记下,改日我秋玉良自会找回来。希望你不要死的太早,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秋玉良言语中的怯意让在场所有人不由松了一口气,这场大战持续了这么久,就算是神一类的人物也会感觉到疲惫,现在看到场间情势有了缓解,人人都轻松了下来。只不过还有一个人却是半点战意未减,那就是欧楚阳。

    提刀凝视,欧楚阳微微抬了抬头,冷声道:“你也要好好活着,下一次再见到你,你就不会这么轻松的走掉了。”说实话,他不想就这么放过秋玉良,形如前者这般强大的敌人,少一个便会少了一些麻烦,又少了一点危险。只是欧楚阳自知目前自己的身体情况根本无法留住秋玉良这个人。可是要做的样子必须还得做,不然的话,被他发现自己虚弱不堪,难免让其心杀生念。

    果不其然,秋玉良言语试探过后,并没有发现欧楚阳有退让的意思,心下暗恨间,前者只能打消了突下杀手的念头。目光在另一个深坑中微扫,秋玉良冷哼了一声,其人便化成了一道流光朝着远处闪去。

    败敌已逃,按理说欧楚阳应该放松下来,然而当他发现场间的狼籍、回想因为自己而神魂俱灭的王阵,一股滔天的怒意便不由自主的升腾起来。

    阴冷的目光再次让欧楚阳的怒意攀升到了极致,黑焰刀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怒意,突然不住的嗡鸣起来。

    长刀悲戚,冷若寒霜,杀气自刀身之上释放而出,配合着欧楚阳那无尽的杀意,场间的温度顿时骤降。

    那些见到书生离去的烈火城居民,本意为大战已经结束,正准备着回到那已经成为废墟的城池中搜索自己的家底,可一感受到欧楚阳身上迸放而出的凛冽杀意后,惊恐的停下了脚步。

    无数目光朝着欧楚阳身上汇聚,只见欧楚阳慢慢降下身形,形成柳絮飘飞到昊明所在的深坑旁边,前者单手轻抬,一股内劲顿射出,席卷着那坑地只剩下半口气的昊明飘浮了上来。

    此时的昊明已经没有了半条命,全身上下更是被鲜血染红了一片,其胸口处一道露骨的巨大伤痕从右臂一直拉到左腰,任谁看了都不由作呕。

    望着这杀父的仇敌,欧楚阳的眼中没有半分的怜悯,神情冷峻间,前者伸指在昊明的身上一阵疾点,这一番指劲过后,昊明那不断自胸口处涌出的鲜血噶然而止。

    有效的止住了昊明不断流失的血液,欧楚阳将昊明放在了地上并冷冷的望着他,一言不发。而这时,昊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只不过,十分怨恨着欧楚阳的昊明却是没有半点好脸色。

    “咳~,欧楚阳,别以为你这么对我,我就会感激你,告诉你,如果我不死,有机会我还会杀了你。”昊明冷言冷语的说着,每一句出口便会牵动起伤势,吐出一口鲜血。

    欧楚阳冷盯着昊明,并没有说话,而如此诡异的一幕顿时引来了无数人群的驻足观看。

    见欧楚阳不说话,昊明心中陡生一抹异样的恐惧,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欧楚阳现在就好比一个杀神般恐怖。

    而就在此时,欧楚阳终于开口了。

    刀身微抬,欧楚阳面无表情,只是森然道:“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是谁杀了我父亲,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痛快?哈哈~”昊明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大笑起来:“自作聪明,我不会告诉你的,虽然那个人跟我没有什么瓜葛,但我还是不会让你如愿。”“哦?是么?”欧楚阳闻言,冷笑连连。突然间,手起刀落,在昊明身上没有伤口的位置便是一刀。一刀下去,昊明身上顿时多了一道浅浅的伤口,虽然有着血迹溢出,但没用一会儿便已停止,显然,欧楚阳这一刀并不是要伤及昊明的性命,而是要让他感觉到什么是疼。

    “啊~,你干什么?”昊明没有想到欧楚阳会这么做,惊恐一声,声音也变得惨厉。

    “我再问你一句。真凶是谁?”欧楚阳的声音依然冷漠,没有半点感情。

    这时,苏媚等人也是围拢了过来,只不过他们只是站在欧楚阳身后不远处,并没有靠近。感受着欧楚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暴虐气息,众强者心头顿时为之一颤。

    “想知道?到地府里见你的死鬼老爹去吧。”这次,昊明不再从容,体会着神经上传来的痛感,前者怒吼了起来。

    “嘴还真硬。”“唰~”话音一落,欧楚阳又是三刀。这次依然同之前那第一刀一样,伤口不深不浅,无伤大雅。只不过这回,所有人都知道欧楚阳要干什么了。

    “说?还是不说?”“不说。”“唰~”这次是七刀。

    “再给你一次机会。”欧楚阳冷冷道。

    “不说。”昊明还是坚持。

    “唰~”十八刀。

    “最后一次机会。”这次,欧楚阳下达了最后的通牒。

    “你…,你…。”到了这个时候,昊明终于体会到了欧楚阳的可怕之处,那冷漠无情的表情根本是无视生命的表现,就算是昊明这种对亲情漠视的小人也深感震撼。

    “唰~”见昊明还支支吾吾,欧楚阳想都没想,抬起黑焰便是整整一百八十刀。

    “停,我说,啊~,你这个杂种,我说,快停啊。”一百八十刀落下,欧楚阳停了下来,脸不红、气不喘,神情依然冷淡。而这般惩罚的手段放在所有人眼里,情不自禁的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其实,其实我不也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你父亲的一身功力是他传授的,但你父亲从来没有叫过师尊。”惊恐的望着欧楚阳,昊明实在不愿在面对他了,如此这般,他到不如直接去死来得痛快。

    “就这些?”欧楚阳又问。

    闻言,昊明不由打了个冷战,不敢停留,又马上补充道:“就这些,啊不,苍龙刀就是那人送的,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是个老人。”“他为什么传授我父亲的武技,还要杀了他。”“我不知道,他没说过,你父亲也不知道,这件事没有人知道。”昊明被吓的有些语无伦次。

    “就这些?”“就这些了。”“那好吧,你可以去死了。”话音一落,欧楚阳手中黑焰刀狂舞,刀影纷飞之下,一蓬蓬鲜血狂洒而出。沙漠之中,近百万人围拢在一起,将刚刚隆起的沙丘完全占据了起来,即便是这样,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没有办法看见里面的情况。而身在内层的人们一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纷纷的推开了众人,捂着嘴跑了出去,最后找到一片空中,大口的呕吐了起来。

    残阳血、西风烈。

    无边无际的塔纳斯沙漠,风沙漫天,魔风狂舞。烟尘弥漫的沙丘之地,一座破败的城堡伫立其中,说不出的惨烈与空寂。

    谁能想到,数日之前,这座大陆闻名的烈火之城还是那么繁华。而今,在经过一场数百年未见的战事洗礼过后,此城却变得如此破败不堪。

    然则,这一切还不是结束,城堡的外围,不远处一片如小山般巍峨的沙丘之上却是漫山遍野的站满了形形色色的人群。

    人群中央,一个深约数米的的深坑之中,一副惨烈而又悲壮的场面正无情的上演。

    刀影,掩盖了烈日肆虐的阳光,炽热的气流也因由那冷厉的刀风而远远避逃。场间,只有一人手执黝黑长刀疯狂舞动。

    鲜血,无尽的挥洒,溅在那人的脸上、身上,说不出的悲壮。

    似乎,欧楚阳已经忘记了自己正在做着什么,他的脑海之中,只有王阵那和蔼的笑容,只有慕婉晴那甜美的笑意,只有那记忆中不算清晰,但又有着骨血相连的模糊面孔。

    弑师之仇、弑父之仇、弑情之仇。天底下最令人无法忘怀、刻骨铭心的仇怨都加注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试想,有谁能抵受得住如此无情的打击,又有哪个能把这几段仇怨甘心忘记。

    谁也不能,欧楚阳更不能。

    于是乎,一切的仇恨与怨恨终于在此时此刻,于欧楚阳的心中尽数的暴发出来。

    面对着仇敌,欧楚阳没有留手。而对方得到的惩罚却是天下间最为残忍的酷刑。

    千刀万剐。

    刀影纷飞,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腥气,在天空中升腾起浓浓的血雾。这片血雾似一张腥红的血毯,将天与地严格的分隔开来。

    烈日炎炎,光线却不能冲破那层血雾的阻隔,被挡在了天际之外。

    大地寥寥,翻滚的黄沙热浪也无法突破那血雾的束缚,弥漫回荡。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一个人是这里的主宰。

    这个人便是欧楚阳。

    整整一千刀,终于在无数不忍的目光之下绽放出最后一缕精湛的寒芒,悄然而逝。

    沙丘之上,依旧是血雾漫天,不得散去。

    待那那漫天的血雾化为虚无之时,昊明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一个武圣强者就这么死无全尸。

    刀身斜插在脚下,欧楚阳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终于开始粗重的喘息起来。

    一道道低沉的呼吸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这里,也许没有可以回荡声音的环形峭壁,但那低沉的喘息还是无一遗漏的让所有人听在了耳中。

    父亲~师父~婉晴~我为你们报仇了。

    三声轻唤,道出了欧楚阳心中的悲伤,也了却了他心里的一项心事。同时,欧楚阳也感觉到极度的空虚。

    亲近的人都已经远离自己而去,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穿越。难道就是为了这段恩仇?为了让自己体会到无情的诀别?还是因为自己应该死却没有死,而受到上天的惩罚?

    天道?

    这就是天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欧楚阳想到一句“至理名言”。

    不忍见到欧楚阳就这么怅然下去,苏媚抱着慕婉晴的遗体轻轻走了过来,将慕婉晴的遗体放在了欧楚阳的身边,前者伸出一只手搭在了欧楚阳的肩头,柔声道:“欧楚阳,不要这样,你的人生路还很漫长,既然活着就要走下去。我想,就算是她也不希望你如此吧。”

    苏媚说着,神色一紧,几滴朱泪顺着俏脸滑落而下。

    茫然的转过头,看着那一度让自己心魂悸动的俏脸,欧楚阳轻轻的抚过那已经变冷的玉面,情不自禁的流下了两行热泪。

    如此感人的场面牵动了无数人的心灵,不少人感受着前进的哀伤,随之一同抽泣出声。

    微风缓缓吹过,扬起阵阵的沙尘,将美人的俏脸盖上了一层浅淡的尘沙。欧楚阳用手抚去,使其变得整洁无比,双臂缓缓伸出,将慕婉晴的遗体抱在了怀中,轻轻的靠在了自己的怀里。

    如此,欧楚阳跪在那里跪了许久,直到艳阳爬到顶头,方才有所变化。

    似乎想通了什么,又似乎不愿去想,欧楚阳将慕婉晴抱起,冲着苏媚和赫连兄弟点了点头,随后来到了叶秋的身边。

    看着叶秋身旁,躺在地上全身焦黑一片的方准,欧楚阳低声道:“他怎么样了?”

    叶秋闻言,少有的露出了可怜的神情,淡漠的眼神不再无情,反而担忧着望了望方准,回答道:“还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闻言,欧楚阳又看了一会儿,随后四下寻找了起来,不多时,前者便从那层层围拢的人群中,发现了那个穆林的身影。

    将慕婉晴的遗体交到了苏媚的手中,拜托照看一下,旋即,欧楚阳拔开了人群走了进去。

    走到那穆林的身旁,欧楚阳淡淡的看了一眼,低下身子,问道:“你怎么样了?”

    听到欧楚阳用“你”这个称谓,穆林惨然一笑,断断续续的说道:“看来…你…还是,还是记恨…我啊。”

    欧楚阳没有反驳,只是一直看着穆林,并没有说话。

    穆林见状,喘了口气,使自己顺畅一些,方才接着说道:“现在还死不了,不过也活不了多久了。”

    此话一出,其身旁的皮鲁等长老登时抽泣了起来。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网(51yd.top) 手机版:51yd.top/wap】
广告合作 QQ:1109445947 微信:s15837233845 邮箱:1109445947@qq.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