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王的韩娱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不能说的秘密    文 / 软软的金毛 更新时间: 2018-08-20 20: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当听到韩宇语气透出点不可思议的话语之后,整间治疗室顿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  

    权允儿沉默了片刻,但最后,还是有些艰难地点点头,“……嗯。”

    她没办法不点头。

    虽然看着眼前这双漆黑深邃的眸子,这样的结论也让她自己的心里虚,同样感觉有些不可能,可眼下,她唯一能够得出的合理解释就是这个了。

    所以基于自己的职业素养,哪怕是这个解释在一般人看来相当怪异,她也只能给予韩宇一个肯定的答复。

    “哈……”

    而一看到权允儿这副样子,韩宇忽然就笑了,他的脸上一瞬间就涌现出了些许荒唐的神色,其中似乎还蕴含着许多的难以置信。

    “权医生……你觉得这样的情况像话吗?怎么可能会有人……而且!如果按照权医生你所说,我失忆的原因是心理原因,是跟精神方面有关的,那么……你怎么解释我之前恢复的那一段记忆?呵,难不成你还想告诉我,心理问题靠外力作用也能恢复?”

    权允儿下意识微微咬了咬嘴唇,韩宇话语中那一丝隐含的戏谑她当然听得一清二楚,同时,她也听出了那一丝戏谑之中深藏的怒气。

    韩宇应该确实是生气了,如果不是生气了的话,依照权允儿对韩宇还不算多的了解来说,权允儿认为他是绝对不会对一个刚认识不久、而且还是女生的人说出这样有些刻薄的话的,她甚至都能看出她面前这个男人看似好笑的表情中那隐含的一丝冰冷。

    然而,虽然不知道韩宇的那丝怒气究竟是不是对自己的,但权允儿还是毫不退让地和坐在自己对面的韩宇对视着,坚持自己的观点,在微微深吸一口气之后,开口说道:“韩先生你先冷静一下,我之所以会这么说的依据你应该也清楚,而且你提到的有关你之前恢复记忆的事情我其实也有考虑,我是做出了完整的设想之后,才对你说出这样的推测的。请你相信至少相信我的专业水平。”

    听到权允儿的话,本来脸色中已经带上一抹若有若无的怒气的韩宇顿时沉默了一下,一双深邃的眸子稍稍眯起,目光在自己面前这张在明媚中隐隐带着一抹倔强的姣好面容扫了扫,旋即他就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抬起双手揉了揉僵硬的脸庞,看起来有些疲惫地沉声向权允儿问道:“完整的设想?”

    “嗯!”

    看到韩宇显然是情绪有些缓和下来的样子,权允儿略显紧张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抹神采,连忙有些振奋地对韩宇开始解释道:“韩先生你所说的情况我也有考虑到,一开始我也有点想不通,但后来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就是这种可能性,让我跟韩先生你提出了这样的推论。”

    “……什么可能性?”

    韩宇的身体微微靠在沙上,表情看起来有些冷漠地看着权允儿,似乎是在掩盖着他此时心里的某种情绪。

    “我在想……韩先生你当初失忆,会不会不仅是单纯的选择性失忆?你其实还有由车祸造成的外伤性失忆?”

    “嗯?”

    这下,韩宇脸上的表情有些保持不住了,他微微皱紧了眉头,上半身往前俯了俯,双眼紧盯着权允儿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可能,韩先生你之前因为两种不同的原因失去了不同的记忆?

    比如说,韩先生你说你之前因为头部受到外力打击,从而恢复了自己少年时期的一段记忆,而根据我们的检查,韩先生脑内的血块已经快消失了,也就是说,这个血块所压制着的韩先生你的记忆应该已经完全释放出来了,但实际上韩先生你还有许多记忆没有恢复。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设想一下?

    韩先生你当初车祸,车祸导致的脑部血块使你因为身体原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车祸那一瞬间的心理刺激,则使韩先生你失去了其他的记忆?”

    “……”

    “权医生你的意思是说……其实我之前,就是我在遇到车祸之前,我心里面并不是想忘掉我所有的记忆,而是想忘记除了我少年时那一段记忆之外所有的记忆?本来如果没有意外,我应该还是该记得我少年时的那一段记忆的?因为我还没有意愿去忘记它。可是碰巧的是,车祸让我脑内形成了血块,它压迫了我的海马体,于是,我就连这最后一段仅剩的记忆也失去了?”

    “嗯,”权允儿干脆地点点头,“这样一来,就能解释为什么你的身体明明已经好了,却只恢复了那一段记忆的情况,因为本身只有那一段记忆是因为身体的缘故才消失,其他的记忆,是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才失去的。这就像是把韩先生你的记忆分成两块拼图一样,一块拼图很大,是韩先生你想忘掉的那些记忆,一块比较小,是韩先生你唯一想记得的一段记忆,两块拼图本来是互相独立的,可碰巧的是,因为一场车祸,两块拼图都消失了,所以韩先生你的记忆自然就……”

    “行了!我明白情况是什么样的了!”

    忽然,韩宇语气有些生硬地打断了权允儿的话。

    瞧了一眼他僵硬的脸色,权允儿顿时抿了抿红艳的嘴唇,适宜地不再开口说话了。

    “可……可是就算是权医生你解释通了!但我之前为什么会那么想忘记掉那么多的记忆?按照权医生你所说的,要是内心真正非常想要遗忘的记忆才会是这样的!要是仅仅忘记掉一两段就算了,可我忘记掉的也太多了吧?难不成我对我之前的人生不满到这个地步?!”

    沉默了几秒,韩宇突然间又像是抑制不住一样,情绪有些失控似的对着权允儿开口问道,音量相较于他平时说话的声音已经相当大了,任谁都能听出话语中的那股激动。

    然而,这个问题权允儿显然是无法给予他答案的。

    在微微咬了咬嘴唇之后,权允儿脸色有些复杂地看着韩宇,嘴中用一种尽量舒缓的语气说道:“韩先生你冷静一下。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想不通。确实,这一点情况是韩先生你身上最奇怪的地方。可是据我所知,一般来说,选择性失忆患者想要遗忘的记忆……都是让他们感觉到非常痛苦的记忆。”

    “呵……非常痛苦?”

    韩宇笑了笑,那种不屑中隐隐透出一丝嘲讽的嗤笑在俊朗的脸上显得相当扎眼,只不过没人察觉的是,一抹无法抑制的茫然在他的目光深处若有若无地涌动着。

    老实说,如果权允儿没有刚刚那番补充的解释,哪怕是不提韩宇恢复记忆那件事,韩宇原本对于权允儿的说法也是抱着极大不相信的。

    因为虽然不知道自己还没记起来的其他记忆的内容是什么,可韩宇却是很清楚地记起了他在林家的那段记忆!

    如果按照权允儿的说法,难不成他在林家时的记忆也是他心里很想遗忘的记忆?

    比起权允儿那着实让人感觉不太靠谱的推论,显然,存在自己脑海中实实在在的记忆更让韩宇觉得值得信任一些。

    可是,现在一听到权允儿的解释,虽然心里面依然有许多的不敢相信,可韩宇却忍不住真的产生了一丝怀疑。

    在林家时的记忆,对于韩宇而言无疑是快乐,哪怕是离别时的那一小段不太美好的记忆,相对于前面几年的记忆而言,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而这,似乎是在无形中印证了一些权允儿的说法。因为在林家时韩宇是快乐的,所以他并不想忘记,那么这是不是就说明了其他时候的韩宇就……

    “……”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脸色在此时显得有些苍白的男人,权允儿脸上的表情更加复杂了起来,她咬咬嘴,用一种同样感到头疼的语气宽慰着韩宇道:“别想那么多了……虽然我们现在不知道你这样的原因,甚至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所推测的那样,但是幸运的是,麻烦归麻烦,我们还是有办法测试一下你到底是不是pTsd。”

    不得不说,权允儿的话说到了点子上,当听到她的话之后,韩宇脸上的神情就被他渐渐收敛了起来,慢慢转化成了之前的那种看起来有些漠然的样子,而在沉默了半响之后,他就看着自己眼前的这名年轻女医生,嘴里轻轻吐出了一句问话。

    “什么办法?”

    权允儿微微深呼吸了一下,唇角一抿,让自己的脸上露出一个尽量柔和的笑容,旋即她就故意用一种比较轻松的语气开口回答道:“虽然韩先生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但归根到底,你是心理问题,我是说,在假设的情况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需要采用催眠治疗,配合药物,应该就能治疗你,本身创伤后应激障碍经常采用的治疗手段就是催眠,而且韩先生你究竟是不是选择性失忆,只需要我们用催眠的方法试一试就知……”

    “不行!”

    倏地。

    权允儿整个人被耳边突然传来的一声似乎略带着些焦虑的断喝弄得一愣,紧接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在她面前,一个高大的身影就从沙上站了起来。

    “今天先到这吧,权医生,我有事情先走了!”

    权允儿的目光恍惚了一下,但随即,她脸上的茫然就一下子消散了大半,她微微睁大眼睛,连忙着急地站起身来,一把就拉住了那道突然之间就让人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准备要走的高大身影,嘴里一时间都有些结巴地说道:“韩、韩先生!你怎么了?”

    整个人顿时身形一顿,他似乎很无奈地转头看了一眼那只情急之下抓住他手掌的白皙小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地说道:“权医生……情况我已经彻底清楚了,可是我现在脑子很乱,我想今晚先到这,让我先回去冷静一下,好吗?”

    “可……可是我才刚刚讲到治疗方案呢!”

    在这时,权允儿的一张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难言的倔强,她抿着嘴瞟了瞟自己小手抓住的那只手掌,慌乱茫然的脸色似乎在一瞬间安定下来不少,白皙的小手甚至下意识微微收紧了一些——直到现在她才现……这个男人的手心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一片****了。

    “就是因为韩先生的情况这么复杂,我才会这么急忙叫你来的!所以不管怎么样,韩先生你务必跟我好好再谈谈吧?”

    一瞬间。

    俊朗的脸上似乎涌出了更多的无奈,他扭头和这个在此时却显得异常倔强起来的年轻女医生对视着,整个人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用一种温柔的语气说道:“权医生……我现在的状态真的……我知道你说的治疗手段是什么,催眠对吧?我回去会考虑清楚的,等我考虑清楚了,再联系你,好吗?不是谁都能轻易接受这样的事情,不是吗?你总得让我回去冷静几天吧?”

    “……”

    权允儿抿着嘴,一双狭长好看的眸子此时就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执着地和自己跟前这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对视着,似乎是像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什么。

    而在片刻之后,一道有些不满的低语就还是率先服软地响了起来。

    “好吧……”

    呼……

    他努力让自己的脸上露出点笑容,对着有些沮丧的权允儿笑了笑,简单地说了一句“那我先走了”,旋即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治疗室,快的脚步中似乎还带着点难言的急促,就像是自己身后有什么让他惧怕的东西一样。

    “哼……”

    跟个小女孩一样撇了撇红艳的嘴唇,权允儿有些没好气地看着被关上的治疗室的门。

    虽然韩宇的话说得很轻柔,可他那副古怪的样子任谁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儿。

    只不过,即使是知道不对劲儿,权允儿也没什么办法了。

    毕竟,患者的意愿大于一切。

    想到这,权允儿看着治疗室门口的目光中忍不住还多出了一抹幽怨。

    她可是全心全意想治疗他,结果这个男人还不领情!

    ……

    ……

    “砰。”

    一声不轻不重的闷响声。

    一个高大的身影直接就像是瘫软一样,坐到了走道中一条长椅上,模样看起来很是颓然。

    头顶那一盏盏在白炽中显得很是空洞的灯光明晃晃地照亮着每一个角落。

    而就是在这样的灯光照映下,凌晨深夜里沉闷的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难言的沉闷。

    “呵……”

    一双漆黑的眸子瞄了瞄头顶这空洞的灯光,韩宇的嘴角忽然勉强地扯了扯,略显苍白的脸上,此时却露出了一个在颓唐、茫然中更显出一种淡淡苦涩的笑容。

    催眠……

    他又何尝不想呢。

    这还真是一个比起手术什么的,要安全保险许多的治疗方法。

    老实说,这比韩宇以前设想的什么大型脑科手术要简单多了。

    可是……这偏偏又是世上韩宇最不敢,也最不能尝试的治疗手段!

    如果是一般的催眠还好说,但按照权允儿的说法,给他做催眠的话,肯定会深挖他脑海中所有的记忆。

    可要知道……韩宇的脑袋里可有着谁也不能说的秘密!

    “哎西!!”

    一声罕见至极的粗口在空荡荡的走道中微微回响着。

    韩宇一脸烦躁地抬起一只手用手背狠狠拍着自己的额头。

    然而就在这时——

    “啊嘟!”

    又是一声不大不小的奇怪声音响了起来,在安静的走道中显得异常明显……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网(51yd.top) 手机版:51yd.top/wap】
广告合作 QQ:1109445947 微信:s15837233845 邮箱:1109445947@qq.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